20091118

贞操

某一天
我和她聊天
老毛病又发作了
一边发梦  一边听她说话
听一点  不听一点
“那时候我迟来月经,很怕中招。”
—鸟王在发梦—
“我就和我的朋友去买来验,很拍写的咯。”
—鸟王醒了一半—
“验的时候就在希望没有线条。”
—鸟王醒了—
“什么?!”
“验孕棒,你应该是没有用过所以不懂,blah blah blah...”






从头到尾
语气都是非常理所当然
我的表情也尽量表现得毫无惊讶感






不要误会
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没有觉得她很随便  没有觉得她很cheap
我当时和现在
只是被吓到罢了
她理所当然的态度  毫无顾虑的态度
好像那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从那时开始  我只是在想
难道说  婚前性行为  真的就像情侣间牵手、拥抱、接吻?






当然  我不是在自命清高  
假装自己很纯洁  完全不想尝试
可是万一分手了  那该怎么办
女子未来的另一半  可以真的完全接受一个已经失去贞操的女子为妻吗
曾经听过一些男生说  虽然有的男生说可以
但是内心深处  他们还是介意的
我不知道






乱了






是他们太开放了
还是  
是我的思想可以丢进博物馆了?






鸟王·Raven

2 条评论:

AhMinG~* 说...

well.. both really hard to measure..
what you can do is hold your Y tightly if really happen haha :) dun let him go

鸟王·Raven 说...

AhMinG~*
Hahahaha
I will hold him tightly
Tie him up pun boleh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