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4

讨厌

才一天,就从金宝滚回熟悉的巴生。






车子在公路上奔驰,
   在车内瞄了大腿外侧的浅疤。


在培恂家不小心划到在床边的橱柜弄伤的。
   那是三年前过年的时候。






没有流血的皮肉之伤,却可以烙印足足三年。
   似乎血流如注的心灵创伤,又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复原?






我讨厌肯德基,因为他最爱肯德基。
我讨厌密威力,因为那里有最多我们的足迹。
我讨厌富士苹果,因为他曾经喂我吃。
我讨厌甲洞,因为那是第一次相见的地方。


我讨厌很多很多东西。


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最讨厌也最害怕的,
                 就是Rejoice洗发水的味道。







生日要到了。
一样是“讨厌”两个字。






鸟王·Raven

没有评论: